樱花扎啤

身残志坚 来口甜的

【伊辛】烟

+咳咳,一刷后的鸡血产物,一点肉渣【也许也算不上
+看完心情挺复杂,一边心疼一边花痴【躺倒
+啃冷cp的小伙伴来找lo主来玩呀,我需要你们的温暖【再躺



点点火星明明暗暗,白色的烟魂窜入男人颜色偏暗的唇,抚摸完五脏六腑才舍得离开,弥散在空气里,亲吻拥抱整个世界。

“来口?”

“不……不用。”

伊谷春靠在自己那张办公桌上依旧以俯视的姿态对向坐在椅子上的辛小丰,眯着眼睛浸在烟雾里,模糊了脸也模糊了狼般锐利的眼。

辛小丰没由来的多了些安全感,尽管只是隔了一层虚无。

“那个…咳…你和那个设计师…你们…”破碎的句子终究没有拼凑完整,伊谷春尴尬地笑出来声“那什么这是你个人咳…取向,我不管,我会尊重你的。”

“谢谢。”除了下眼睑多了分毫阴影,毫无波澜。

沉默,愉快地与烟雾纠缠。

分针尚未移动,辛小丰却煎熬于漫长的时间,他在等待,等待一如以往的那句“你走吧”,可越是等待它越迟迟不来。

然后他等来了意料之外。

猎人不再隐藏层层叠叠的丛林,他来到猎物面前,扼住猎物的咽喉,近及咫尺。

伊谷春抬起辛小丰的头,深深望进这双蒙了灰的眼眸,突然想起那天差点索了他俩命的污水,浑浊,平静地吞噬着挣扎于底的人。

一个人然后搭进去另一个。

干涩的触感于唇到湿滑进入口腔辛小丰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烟草的苦味传及味蕾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然后他吻了回去。

也许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唇齿才分开,剧烈的喘息交换于彼此之间,不再干涩的唇瓣蹭着辛小丰的脸颊滑向左耳,伴着湿热的气息。

“你们…也是这样接吻么?”

辛小丰劫过在他头儿手里烧的半残的烟,撇了一眼办公室隔窗发现早已被拽上窗帘,吸入吐出,再次浓郁的乳白盘旋在办公室里,与外界隔绝。

“……是。”

洗的泛白的黑T从下摆被撩起,覆着厚厚枪茧的手扶过细瘦的腰肢。

细瘦,但强健。

“这样?”

“……是。”

伊谷春就着下属的手嘬了一口,本着分享的心情重新吻上,任凭尼古丁流窜在口齿之间。然后他解开了辛小丰的裤扣,抚向禁地……

“这样呢?”

辛小丰没有防备地被呛了一下,红红的眼角泛出生理性泪水。

“咳……咳咳……是”

…………

伊警官的好奇被一一满足,答案无非都是参杂着喘息与闷哼的肯定,期间他们点燃了另一支烟,只点了一支,烟在两具躯体中辗转,翻涌,撞击……

而最终驱出体外,

烟消,云散。

评论(18)

热度(94)